來信
  丈夫出車禍身亡,妻子領走賠償款,將3歲的兒子留給公婆,跟大伯子一起生活。公婆遂將兒媳告上法庭,索要賠償款。近日,北京通州法院判決39萬元賠償金歸公婆所有。
  先是親人車禍身亡,後又因賠償款分割家庭內部起了糾紛,再次鬧上法庭,無論如何都是這個家庭的不幸,不論對公婆還是對兒媳,都造成了兩次傷害。
  其實,如果法院在處理因車禍引發的賠償糾紛時,能夠做得更細一些,是完全可以避免這樣的尷尬。因為,法院在審理因車禍引發的賠償糾紛時,本來就要核定賠償的項目和標準,依法作出裁決。車禍受害者的妻子、兒子和父母,都是法定的權利人,他們有權作為原告提起訴訟,但他們享受的權利並不完全相同。如死亡補償費為法定繼承人共同所有,被扶養人生活費則要根據被扶養人的實際情況予以區分,如未成年子女的撫養費,喪失勞動能力者的扶養費等是按照實際情況分別計算的。法院在作出裁決時,需要在裁判文書中一一予以明確,防止事後權利人再次產生爭執。同時,法院在發放賠償款項時,應儘量要求所有權利人同時辦理領款手續,並明確告知各人的份額,特別是對文化程度不高的當事人,更要作出必要的釋明。有代理人的,也應嚴格審查代理資格。本案糾紛的產生,主要的原因就在於李女士一人領取了全部的賠償款且占為己有,才導致出現了不該出現的糾紛。
  法院在審理案件、作出裁決時,應利用好積累的經驗,把工作做實做細,有效防範“次生”糾紛的產生。
  □庾向榮(法律從業者)
  “非法”彩票店
  為何“高枕無憂”
  據報道,通州馬駒橋商業街近半年來出現了數十家黑彩票店,其形式與聚眾賭博沒有兩樣。這些店鋪使得附近數百名農民工搭進了不少血汗錢。時至年關,民工們沒錢買火車票回家,吃不上飯,更有甚者即便賣血也堵不上缺口。
  只要進這些店走一遭,立馬就能分辨出其就是個賭窩。幾位民工說,這些彩票店曾被當地公安機關認定為非法,民警對這些彩票店進行過執法。既然公安機關都出動了,可“生命力”為什麼還這麼強大?黑彩票店就在眼皮底下乾著違法的事,相關部門怎能如此“無動於衷”?
  □韋凱中(法律工作者)
  新開通地鐵
  公交接駁應跟上
  地鐵6號線二期、7號線、14號線東段以及15號線西段等4條新地鐵線路都陸續通車投入運行了。上周,筆者從北京西站乘坐地鐵7號線到焦化廠站,到達焦化廠站剛出了地鐵口,就被攬活的黑的司機團團圍住,當得知我要到公交焦化廠站轉車時,黑的司機立刻說風涼話:“你想乘公交車到達目的地,那恐怕等到花兒也謝了,也等不來一輛。”我不信,來到附近一公交站牌下候車。結果發現,此地鐵站的公交線路少之又少,正規出租車也很難找到。等了半個多小時也沒看到車。萬般無奈之下,也不得不選擇黑車。
  地鐵新線路開通的同時,公交接駁也應該跟上。別讓回家最後一公里,成為市民心中的痛。
  □趙志軒(市民)  (原標題:法院裁決應避免“次生”糾紛)
創作者介紹

娃子

vlumenvzchkq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